從伯敻到寶詩龍

令人嘆為觀止的極致工藝,海水藍寶、鑽石、珍珠、月光石項鍊。

在一個領域待久了,因為多少參與了歷史,就有了說故事的材料。

BOUCHERON的中文譯名原來一直用的是伯敻,現在正式定名為寶詩龍。從伯敻到寶詩龍,一晃眼,20多年過了。 Continue reading “從伯敻到寶詩龍"

記一個雲漸散、風轉輕的早晨

我就是覺得颱風不會來。果然,本來氣象預報可能是風最大、雨最急的時候,結果只是飄著細細的雨,活動如期舉行,邀請的朋友也到齊了。

我的第三場粉絲見面會活動(第二場已悄悄辦過了),決定得很匆促,從提出想法到圓滿落幕,就是一周。藉著梵克雅寶(Van Cleef & Arpels)舉辦「Art of Clip詩意百年、胸針藝術展」正熱烈時,我邀請15位朋友在14日早上一起看展。

品牌給了最大的支持。特別闢了專屬時段給我們,而且由訓練經理Annie親自為我們導覽。這次展出的導覽人員大受好評,都是她訓練出來的。所以由她全程親講,是對我們莫大的禮遇。她講得專業且有趣,還做了很多球給我,讓我可以適時插入分享心得和故事。

我講解的重點,是藉著不同年代的胸針,讓大家了解品牌兩個重要的工藝特色, 一個是可轉換(transformability)、一個工不厭精(以隱密式鑲嵌為代表)。也藉著寶石知識、趣聞軼事和親身經歷的連結,讓大家更能感受胸針的魅力。

能讓珠寶更迷人的,還是故事。不論是芭芭拉‧休頓(Barbara Hutton)每晚必有珠寶伴著入睡,臨老再窮也不願變賣珠寶的故事;印度王妃告別婚姻的珠寶拍賣會;伊莉莎白泰勒如何得到第一次當祖母的禮物;都讓她們曾經擁有的珠寶特別引人駐足細賞。

整場導覽花了近一個小時,但是大家都很專心聽,而且細細欣賞珠寶,沒有人提早離開。對於導覽經驗還是幼稚園級的我,有被大大鼓勵到呢!

說了什麼,如此開心

欣賞展覽後,品牌特別預定了一處咖啡屋,讓大家歇息、喝個飲料,坐下來交流。

大家圍著圓桌坐, 隨意聊

原本我打算繼續發表我對胸針的心得,繼而一想,就隨意聊天吧,敘舊也好,認識新朋友也好,在這樣一個雲漸漸散去、風輕輕吹的早上,開心地說說笑笑,才是最舒服的結尾吧!

來個大合照,有人要上班, 沒留下喝咖啡!

附註:關於我對胸針的更多心得,請看上周已放在我的網站上的文章「最能傳世和傳情的珠寶」

照片提供:陳品妤、Vivie

最能傳世和傳情的珠寶

1920年代的胸針,鉑金和鑽石。

我原來堅信……

胸針是唯一可以在全身遊走的珠寶,佩戴在那裡都不勉強,而且有強大的聚焦能力,它是自在遊走的亮點。不像戒指、項鍊和手環,已經先被設定佩戴位置。

胸針的樣貌,一半決定於設計者、一半決定於佩戴者,不同的佩戴方式和位置,會有不同的效果和風情。運用胸針可以決定整體造型的視覺焦點,也可以用來改變衣服的線條。

胸針可以在全身遊走,凝聚焦點。(Creative Direction by Carine Roitfeld)

胸針是說故事能力最強的珠寶,一件作品就是一個具體而微或意境悠遠的畫面,不需太多文字或言語的輔助。

這樣一款胸針,就是一個小劇場了。1946年作品。

最近的發現是……

胸針是最能傳世的珠寶,因為胸針的完整性及佩戴的自由性,讓人很少會動念去拆動它,重新設計鑲嵌。它是珠寶的最終篇。

留傳給子孫的珠寶,如果是項鍊、戒指等,很容易會被認為不合時潮,而被重新設計鑲嵌。胸針不大會,它已經很完整了,即使不佩戴,拿出來純欣賞也很好。一般人就是希望把最好的留給後代,甚至將來子孫還會讚美前人的品味真好。以傳世的想法選擇,胸針可能更符合這樣的期望。

梵克雅寶(Van Cleef & Arpels)有一只天堂鳥胸針,它嘴上啣的那顆黃色彩鑽,叫做WALSKA BRIOLETTE。是依著它的車工Briolette(滿天星)和原擁有者——波蘭知名的歌劇演唱明星GANNA WALSKA (1887-1984)而命名的。這顆96.62克拉的彩鑽,得到GIA的顏色等級是彩鑽顏色上好的評等Fancy VividYellow(艷彩黃)。它是最大的唯二有紀錄的、老車工Briollete黃色彩鑽中的一顆。

它在1920年代,是由卡地亞設計鑲嵌的一條裝飾藝術風格的項鍊。卡地亞的裝飾藝術風格何其有名,但是易主後,這顆彩鑽還是被重新設計鑲嵌。它成了一只天堂鳥胸針,口部啣著這顆滿天星,是只應天上有的鳥。

這件天堂島胸針,可以變身。黃色彩鑽滿天星可以拿下來當項鍊吊墜。一對翅膀是耳環,身體後段連同尾翼,是另一件胸針。這樣一件精巧且完整的珠寶,應該沒有人會動念想重新設計、鑲嵌它吧!它是WALSKA BRIOLETTE的完美句點。

胸針還有一個完全被忽視的功能,那就是用來傳遞訊息。

美國第一位女性國務卿MADELEINE ALBRIGHT,是一位胸針收藏家,也是最擅長用胸針傳遞訊息的人。她曾說,胸針是她的外交工具,她會視場合和心情選戴有寓意的胸針,完成任務。2009年,她還為這些陪她征戰的胸針辦了一場巡迴展,而且完成一本暢銷書。

她發掘胸針有這樣的功能,是很偶然的。有一次,她在一場國際談判中,批評了伊拉克前總統薩達姆·海珊,引起伊拉克新聞界不滿,藉著一首詩批評她是「一條絕無僅有的蛇」。

不久後,她又必須和伊拉克官方碰面。靈機一動,決定戴一只剛買不久的蛇型胸針。會後,她剛好碰到聯合國熟識的媒體,這位記者知道伊拉克稱她為蛇的事,問她,為何選擇佩戴這只胸針,她順水推舟,這樣說:「它是我傳遞訊息的方式!」自此媒體界會注意,她出席不同的場合,戴了什麼胸針,而她則開始巧妙地利用胸針傳遞一些信息。

外交場合上,對談判成功有把握時,她佩戴代表祥和的天鵝或代表智慧的貓頭鷹。打算表達強烈的觀點時,她會戴蜜蜂造型的胸針。有一次,她和巴勒斯坦領袖阿拉法特(Yasser Arafat)談,希望他有所折衷,她就戴了一只超大的蜜蜂胸針。傳達的意思是「美國會盡力和平解決每場糾紛,不過如果無奈,我們有決心也有辦法進行反擊。」

蜜蜂胸針可以代表多種意義,就看如何運用。圖為梵克雅寶1946年作品。

以愛國為主題的胸針也是她的偏愛,她在很多場合會選擇佩戴這樣的胸針。譬如有一次與金正日會面時,兩人比氣勢,不願在身高示弱,所以都穿高跟鞋,她在胸口還佩戴一只碩大的美國國旗胸針,助長氣勢。

由大而小,外交上既可為,商場或社交場合也可以如此應用。一只胸針,就可預告想傳遞的訊息,增長氣勢,最起碼也傳遞出你個人的品味和財富。

訊息最能被大家了解的,一是動物胸針,一是花朵胸針。動物有個性,花有花語,成為胸針,這些特質都在,只是添了精緻華美。

圖片提供:Van Cleef &Arpels

撞珠寶

兩人戴同款珠寶CACUTUS DE CARTIER,雖然寶石不同。

從來不怕和人撞包、撞衫,覺得同樣的東西,不同的人用來,都會因人而有不一樣的魅力。所以更不怕撞珠寶,一樣的珠寶,不同的人戴來,一定不一樣。珠寶和人本是相互映照,珠寶因人而增生的光采,永遠不會相同的。 Continue reading “撞珠寶"

鑽石的祝福和提醒

有一位爸爸正在這樣做。每年女兒過生日時,他就買下一顆30分的裸鑽,不鑲,集中收放在一個盒子。他的計畫是,等女兒20歲的生日時,送給她做為成年的禮物,由她決定怎麼運用它們。這是他對她的祝福,將持續20年,就像對她的呵護,直到她長大。 Continue reading “鑽石的祝福和提醒"

初夏,我住雷院子

珠寶是亮點,生活中經常也有亮點,這是我生活中的珠寶……

近幾年的初夏,我都會在台灣找一個住宿點,住上5、6天,以它為中心點,每天選不同路線,做放射狀的旅行。原來都會選曾經住過且喜歡的(畢竟一住5、6天),但是今年我決定冒險,因為相信一位好朋友的品味,所以選了一家我從來沒住過的民宿,宜蘭三星的雷院子。 Continue reading “初夏,我住雷院子"

承接所有的美好

她記憶中的母親,尋常穿著雨鞋,戴著斗笠,在果園中工作,是一位勤快的客家農婦。偶爾周六或周日,會穿上旗袍、畫上細眉,帶著她去看電影。

媽媽的前半生是上海的千金小姐,出門有司機,閒暇逛百貨公司。搭乘太平輪來到台灣後,跟隨夫婿住在苗栗鄉下,學做農婦。不但身份證上的籍貫改成了「台灣苗栗」,而且沒回過上海,最後在台灣終老。 Continue reading “承接所有的美好"

理性說鑽石

一向感性行銷的鑽石,偶爾我也想來為它說些偏硬的知識。

欣賞美好的事物,一般會啟動的是頭腦的感性部分,欣賞珠寶也是一樣的。但是像我這種喜歡「知其所以然」的人,總覺得欣賞一事,若能理性和感性雙修,和欣賞的事物建立更多的連結,認識它更多的種種,必定更能理解它到底好在那裡,明白它真正的價值。 Continue reading “理性說鑽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