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行者難免寂寞

充滿視覺衝擊的作品。
 

十多年來,

她的珠寶多次被說「瘋狂!」

她掌舵的第一家品牌專賣店出現時,被形容是幽浮登陸。

銷售人員暗暗苦惱,經常得面對客人的多種質疑。

她的工作團隊也有煩惱,儘管培養出默契了,還是常被她退件,因為「我要的不是這樣!」她說。

十多年來,我一直關注她的作品,不是件件都喜歡,但是常常有驚喜。有一個朋友打趣說:「她一定是外星人!」我則是猜測,她的星座會不會是水瓶座。水瓶座是最聰明的人類,他們的眼光落在未來,旁人不理解,所以常被稱怪。

她的珠寶如果放在實驗性很強的領域,其實一點都不怪;擺在高級珠寶的主流市場,因為常常超出大家的經驗,特別不同。

2016年來展新作。
 

她的作品都在大家認知的高級珠寶型式上發展,戒指是戒指、耳環是耳環,精緻貴氣沒走味,而且是紮實的傳統巴黎珠寶工藝。她不過是愛用碩大得蓋住半根手指的寶石;偏愛左右不對稱的耳環設計;喜用鮮亮的「漆」(lacquer)玩出高級珠寶不曾有的色彩;把只有玩家才認得的冷門寶石端出來用……。

這些創新,顛覆的力道不猛烈,但是已衝擊到大家原來對高級珠寶的認知,考驗消費者有沒有勇氣接受以玩趣為主、甚至是像玩具的高級珠寶。

彩寶和彩漆鋪陳出的繽紛。
 

從小浸淫在優渥且充滿珠寶的環境,她看待珠寶的方式,和一般人不大一樣。珠寶貴不貴不重要,好不好看、有不有趣才要緊。為了好看,5歲的時候,她就把媽媽的珠寶拆了,改成她要的。12歲的時候,把祖母的金章熔了,做成戒指給自己。

這種背景造就了她對珠寶深厚的認識、無比的熱情和無畏的任性,再加上童心,把大家寶愛到要鎖在保險箱才安心的珠寶當玩具在玩。而且她受邀擔任品牌設計師時被賦予的任務就是:讓高級珠寶不要那麼沈悶!

她大膽地玩,作品不斷地變、不斷地給人驚喜。令人驚喜的不全是樣貌,有的藏在工藝細節、有的是設計發想、有的是行銷的手法。我猜想,她應該無意嚴肅,但是這樣的作品卻時而會觸及到讓人深思的議題,如天然與非天然的高下、珠寶的功能和定義、甚至是看待生死的態度。

酷炫主題的作品,有設計者對生死的思考。
 

有人不欣賞,也有人看好她將是本世紀最偉大的珠寶設計師之一。她的代表作──2007年的Belladone Island系列,一公開亮相,根本沒出展售首站──巴黎,就全數被購藏了。

有開闔趣味的戒指。
 

她的一些創新也被跟隨。大寶石戒指是一例,當年被譏諷「瘋狂」,後來引領風潮。先編故事再依此設計珠寶的作法,後來也帶動了珠寶界說故事的熱潮。

碩大寶石的戒指,由她帶起的風潮。
 

不知有沒有人問過迪奧高級珠寶(Dior Joaillerie)設計師Victoire de Castellane,在珠寶這條路上,可曾感到過寂寞?還是,她根本就習慣了!畢竟,她真是水瓶座的(品牌工作人員證實我猜對了),天生的先行者,註定會寂寞!

Victoire de Castellane是當代珠寶的傳奇之一。
 

補記:我一直很喜歡Victoire,寫過關於她的數篇文章,也以她的作品為題做過幾場演講,此文原載於聯合報「評設計」專欄及udn聯合好評,是我最喜歡的一篇。

重新為此文編圖時,發現她果如我所料,近兩年的作品,不知是主題選擇還是刻意回歸主流市場,不再那麼狂野恣意,只有柔軟若織品視效的線條,依然透露著她無畏的任性。還好,還好!鐵桿粉絲既希望她在高級珠寶圈有好的銷售成績,一方面又希望她能抵擋商業的壓力,繼續給大家驚喜。

像織品一樣柔軟的線條,一直是她作品的主題之一。新作。

 

圖片提供│Dior Joaille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