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紅寶冠飾,正在北京故宮

這是一頂寶石、設計、歷史、品牌價值皆具足的冠飾。CHAUMET圖片提供

冠飾(Tiara)是珠寶中的王,睥睨一切;紅寶石是寶石之后,艷冠群芳。以紅寶石為主的冠飾,是王和后的結合,氣場強大,格外珍稀。

今年四月,有一個專門討論冠飾的網站發文,向讀者提問:這頂紅寶石冠飾今何在?因為在發文者收集的資料中,包括公開的影像和文字紀錄,它已經消失多年。 Continue reading “消失的紅寶冠飾,正在北京故宮”

春天,來到歷史發生的起點

這是一個品牌的新址,但是藏有一個老故事。

1817年,名為Francesco Caramora的金工師傅,遷到Valenza定居,為這個小農村帶來前所未見的金工技藝。後來,開枝散葉,Valenza發展成義大利珠寶工藝重鎮,和Vicenza及Arezzo齊名。 Continue reading “春天,來到歷史發生的起點”

有一種珠寶,雲淡風輕說「講究」

Dior Joaillerie的Rose des Vents系列孔雀石項鍊

有事嗎?

有的珠寶戴起來,會讓人想問,有事嗎?因為不是有夠大的事,何至於戴起如此隆重的珠寶。榮登「有事嗎?」第一名的珠寶類型,就是造型碩大的項鍊。它們的富貴濃度高又搶眼,通常都是展售會的主角,也是媒體報導的焦點,但是不容易貼合尋常人的生活。即使是平日出入不少隆重場合的貴客,也會慎用,因為讓人印象深刻,辨識度高,反而不適合高頻率配戴。 Continue reading “有一種珠寶,雲淡風輕說「講究」”

BVLGARI的半百小蛇

 

BVLGARI的TUBOGAS金屬,讓這隻小蛇可以服貼盤繞在佩戴者的腕上。
BVLGARI 圖片提供

借用朋友的一段話:「喜歡骨董珠寶,因為它們會讓你覺得自己永遠是比較年輕的。」除了這個有趣的說法,我特別喜歡骨董珠寶的原因是,覺得它們有豐富的「滋味」,多了時間的厚度,也多了和人交互激盪的溫度,這些不是全新的珠寶可以比的。 Continue reading “BVLGARI的半百小蛇”

一棵珊瑚樹

珊瑚樹這個主題,首見於龔遵慈2000年的作品展,當時那棵姿態昂揚的小樹,取價值最高的阿卡紅(日文音譯,意為牛血紅)的紅珊瑚枝,鑲上葉形雕花祖母綠,成為那年最吸睛的作品。

多年來,珊瑚樹有各種變化,用的是不同顏色的珊瑚枝及各種寶石修磨的葉片,發展成一個系列。今年龔遵慈的作品展定調為復刻,特別做了一只經典的珊瑚樹胸針,再度以阿卡紅珊瑚枝為枝幹,茂開著祖母綠葉。 Continue reading “一棵珊瑚樹”

歲月襯景、天地為幕

香奈兒/圖片提供
CHANEL/圖片提供

張愛玲的「傾城之戀」,故事說的是一個城市的變局,成全了一對戀人。蒼茫亂世為襯幕,一段愛情似乎變得偉大許多。

我看珠寶,偶爾會想到這個故事,特別是繞到它背後的產出礦區和工作坊拜訪時。

珠寶的本質就是一種凝集。歲月悠長,大山大海,最後凝集出寶石;一段又一段密密的人力接續,最後成就了珠寶。用悠遠時空這個角度看待,珠寶顯得更為奢華,再小巧,都有份量。 Continue reading “歲月襯景、天地為幕”

一顆藍寶石的前世今生

 

ROMANOV藍寶石的今生。 CARTIER圖片提供
ROMANOV藍寶石的今生。 CARTIER圖片提供

非常喜歡讀關於寶石的故事,而且喜歡像讀偵探小說,從蛛絲馬跡追讀相關的資料,一個連一個,直到連出了比較完整的情節。

許多寶石都是一齣連續劇,物主一手接一手,就是一個又一個篇章,連成一個綿續不斷的故事。有心發掘,往前往後探尋,就會發現好戲連演。珠寶的前世今生,交織著愛恨情仇,示現了富貴浮雲。

這是我今年花了一些時間追讀的一顆藍寶石。 Continue reading “一顆藍寶石的前世今生”

在料想不到的地方,開了一朵花

胸針,我的最愛。Cartier圖片提供
胸針,我的最愛。Cartier圖片提供

超級熱愛胸針,所以對於胸針一直被認為不容易駕馭、有些老氣、是專屬資深女子的這件事,實在不平。像傳道似地為胸針發聲多年,有一天,偶然發現,一個未曾注意的角落裡,有一件事正在悄悄發展……。

那就是胸針已自行攻上了男性的領域,而且後勢看好。 Continue reading “在料想不到的地方,開了一朵花”

玩過才算懂得的珠寶

VCA的ZIP系列, 很少曝光, 因為買家常常只見設計圖就買了。VCA/提供
VCA的ZIP系列, 很少曝光, 因為買家常常只見設計圖就買了。VCA/提供

「我從來沒摸過呀!」我這樣說。聽到的人都不可置信:「怎麼可能?」

真的!不知為什麼一直錯過,我從來沒親手玩過梵克雅寶(Van Cleef & Arpels)的ZIP。

有些珠寶,沒親手玩賞一次,完全不能說懂它,梵克雅寶的ZIP就是這樣。所以最近品牌來台灣辦盛大的展售會,運抵2件ZIP(一年全球才生產20件),而且還是兩種不同型式的ZIP,我決定想辦法達成親玩的心願。 Continue reading “玩過才算懂得的珠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