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接所有的美好

她記憶中的母親,尋常穿著雨鞋,戴著斗笠,在果園中工作,是一位勤快的客家農婦。偶爾周六或周日,會穿上旗袍、畫上細眉,帶著她去看電影。

媽媽的前半生是上海的千金小姐,出門有司機,閒暇逛百貨公司。搭乘太平輪來到台灣後,跟隨夫婿住在苗栗鄉下,學做農婦。不但身份證上的籍貫改成了「台灣苗栗」,而且沒回過上海,最後在台灣終老。 Continue reading “承接所有的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