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接所有的美好

她記憶中的母親,尋常穿著雨鞋,戴著斗笠,在果園中工作,是一位勤快的客家農婦。偶爾周六或周日,會穿上旗袍、畫上細眉,帶著她去看電影。

媽媽的前半生是上海的千金小姐,出門有司機,閒暇逛百貨公司。搭乘太平輪來到台灣後,跟隨夫婿住在苗栗鄉下,學做農婦。不但身份證上的籍貫改成了「台灣苗栗」,而且沒回過上海,最後在台灣終老。 Continue reading “承接所有的美好"

一歲,從珠寶開始……

1458097012626-1
故事主人 提供

這張照片是我滿週歲時到相館拍的。50年代,阿嬤迎接第一個孫子的週歲生日,幫我穿上日本進口的衣服,戴上珍珠項鍊及三個金戒指,留下這幀珍貴的照片。這是阿嬤對孫女將來有個幸福人生的深厚祝福。

因為家裡從事的行業,廚房爐火24小時都得開著,應付半夜回來及ㄧ大早準備開工的工人,主中饋的媽媽永遠是在廚房裡看到的背影。所以從小我就膩著阿嬤。

阿嬤善打扮。早上我總被阿嬤的衣櫃拉門聲吵醒,賴著床看阿嬤挑衣化妝打扮好。 然後她會拉著我到美容院梳頭。完全打理好後,她才開始工作,到菜市場挑ㄧ大家子的伙食,請人送貨。之後,我跟著阿嬤逛成衣店、珠寶店、布莊,裁縫店⋯⋯或跟阿嬤的姐妹聊聊看看戰利品,繞了一圈剛好回家吃中飯。 Continue reading “一歲,從珠寶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