鑽石的祝福和提醒

有一位爸爸正在這樣做。每年女兒過生日時,他就買下一顆30分的裸鑽,不鑲,集中收放在一個盒子。他的計畫是,等女兒20歲的生日時,送給她做為成年的禮物,由她決定怎麼運用它們。這是他對她的祝福,將持續20年,就像對她的呵護,直到她長大。 Continue reading “鑽石的祝福和提醒"

初夏,我住雷院子

珠寶是亮點,生活中經常也有亮點,這是我生活中的珠寶……

近幾年的初夏,我都會在台灣找一個住宿點,住上5、6天,以它為中心點,每天選不同路線,做放射狀的旅行。原來都會選曾經住過且喜歡的(畢竟一住5、6天),但是今年我決定冒險,因為相信一位好朋友的品味,所以選了一家我從來沒住過的民宿,宜蘭三星的雷院子。 Continue reading “初夏,我住雷院子"

承接所有的美好

她記憶中的母親,尋常穿著雨鞋,戴著斗笠,在果園中工作,是一位勤快的客家農婦。偶爾周六或周日,會穿上旗袍、畫上細眉,帶著她去看電影。

媽媽的前半生是上海的千金小姐,出門有司機,閒暇逛百貨公司。搭乘太平輪來到台灣後,跟隨夫婿住在苗栗鄉下,學做農婦。不但身份證上的籍貫改成了「台灣苗栗」,而且沒回過上海,最後在台灣終老。 Continue reading “承接所有的美好"

理性說鑽石

一向感性行銷的鑽石,偶爾我也想來為它說些偏硬的知識。

欣賞美好的事物,一般會啟動的是頭腦的感性部分,欣賞珠寶也是一樣的。但是像我這種喜歡「知其所以然」的人,總覺得欣賞一事,若能理性和感性雙修,和欣賞的事物建立更多的連結,認識它更多的種種,必定更能理解它到底好在那裡,明白它真正的價值。 Continue reading “理性說鑽石"

我的唯一

這對鑽石耳環就是我唯一的鑽石耳環。我常帶它出門旅行。 HOF圖片提供

我只有一對鑽石耳環,而且也沒打算再添購第二副。能不能從一而終,我不敢堅定承諾,但是它現在是唯一。

這對耳環,主石各是50分,用細小的鑽石微鑲勾邊,看來有1克拉的視覺份量,但是比單一的一克拉鑽石多了變化。一個是一顆兀自閃亮耀眼的大星星,一個是一群小星星用著細碎的光簇擁著一顆稍大的星,亮麗的方式不一樣。 Continue reading “我的唯一"

消失的紅寶冠飾,正在北京故宮

這是一頂寶石、設計、歷史、品牌價值皆具足的冠飾。CHAUMET圖片提供

冠飾(Tiara)是珠寶中的王,睥睨一切;紅寶石是寶石之后,艷冠群芳。以紅寶石為主的冠飾,是王和后的結合,氣場強大,格外珍稀。

今年四月,有一個專門討論冠飾的網站發文,向讀者提問:這頂紅寶石冠飾今何在?因為在發文者收集的資料中,包括公開的影像和文字紀錄,它已經消失多年。 Continue reading “消失的紅寶冠飾,正在北京故宮"

一份清單

龔遵慈作品

珠寶的本質是炫,用來炫富、炫感情、炫美麗。但是有些人、有時候不愛那麼張揚,炫還是要炫,強度要降低,於是有一類珠寶就出線了。

這類珠寶的特色,簡單說,就是減低亮度,降低色彩鮮艷飽滿度。珠寶原是追求耀眼吸睛,這類珠寶算是自廢部分的功力,追求的是曖曖內含光,特別適合某些想被看到但不想被看得清楚的人。 Continue reading “一份清單"

春天,來到歷史發生的起點

這是一個品牌的新址,但是藏有一個老故事。

1817年,名為Francesco Caramora的金工師傅,遷到Valenza定居,為這個小農村帶來前所未見的金工技藝。後來,開枝散葉,Valenza發展成義大利珠寶工藝重鎮,和Vicenza及Arezzo齊名。 Continue reading “春天,來到歷史發生的起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