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接所有的美好

她記憶中的母親,尋常穿著雨鞋,戴著斗笠,在果園中工作,是一位勤快的客家農婦。偶爾周六或周日,會穿上旗袍、畫上細眉,帶著她去看電影。

媽媽的前半生是上海的千金小姐,出門有司機,閒暇逛百貨公司。搭乘太平輪來到台灣後,跟隨夫婿住在苗栗鄉下,學做農婦。不但身份證上的籍貫改成了「台灣苗栗」,而且沒回過上海,最後在台灣終老。 Continue reading “承接所有的美好"

我的唯一

這對鑽石耳環就是我唯一的鑽石耳環。我常帶它出門旅行。 HOF圖片提供

我只有一對鑽石耳環,而且也沒打算再添購第二副。能不能從一而終,我不敢堅定承諾,但是它現在是唯一。

這對耳環,主石各是50分,用細小的鑽石微鑲勾邊,看來有1克拉的視覺份量,但是比單一的一克拉鑽石多了變化。一個是一顆兀自閃亮耀眼的大星星,一個是一群小星星用著細碎的光簇擁著一顆稍大的星,亮麗的方式不一樣。 Continue reading “我的唯一"

她和她那只心愛的表

左:她經過曲曲折折,才得到這只表,此後也成了品牌忠實客人。 故事主人圖片提供
右:GEORG JENSEN朵蘭表。GEORG JENSEN圖片提供

GEORG JENSEN的朵蘭表是很多人的夢幻逸品。我一見鍾情,卻花了一段不短的時間才擁有;多數朋友和這只表的故事都差不多,初看就很喜歡,衡量荷包,只好匍匐漸進,好不容易才終於入手。 Continue reading “她和她那只心愛的表"

一切都剛剛好

買家把這款胸針別在長長的衣袖邊。(黃尹青/攝)

有些事,以為自己精心擘畫、仔細執行,是為了完成某些想望。事後細細體會,慢慢明白,原來是老天爺牽著你的手,一步一步為了成就意想不到的另一件好事。

這次我在臉書上嘗試競標龔遵慈的作品——一棵珊瑚樹,就有這樣的感覺。 Continue reading “一切都剛剛好"

學習,和更好的自己見面

甜美優雅的Jenny從空姐成為彼拉提斯老師,歷經一段辛苦。

Jenny剛裝潢好的工作室有一個超大的魚缸,10多萬的造價,只養了一隻老鼠魚。灰白的燈光下,淺淺的死水裡,沈著諸多不明物,似枯枝的魚靜靜地趴著,讓人懷疑它是不是死了。她有一陣子常看著發呆。 Continue reading “學習,和更好的自己見面"

媽媽的秘密

一件美麗且有玩趣的翡翠蝴蝶胸針,媽媽的最愛。故事主人/圖片提供
一件美麗且有玩趣的翡翠蝴蝶胸針,媽媽的最愛。故事主人 /圖片提供

她一直不是媽媽期望的那種女兒。

據說,她一出生時,媽媽就嫌棄她的眼睛是單眼皮。成長過程中,媽媽常因為她的功課不好、寫字不漂亮責罵她。她20多歲開始工作,媽媽覺得她身材不好、又不會打扮,幫她報名美容美姿課。然後催她交男友……。她始終覺得自己在媽媽心中就是魯蛇女兒。 Continue reading “媽媽的秘密"

動盪年代的微小心願

左:從這對耳環開始,盛夏香找到一生的興趣。 黃尹青/攝 右:盛夏香最喜歡的照片。 圖片提供/盛夏香
左:從這對耳環開始,盛夏香找到一生的興趣。 黃尹青/攝
右:盛夏香最喜歡的照片。 圖片提供/盛夏香

爸爸姓陳,她姓盛,她是爸媽抱養的,但是讓她從原來的父姓。爸爸告訴她,這樣做的理由是,姓陳的人很多,姓盛的人相對太少。但是她知道,其實爸爸是無私地希望她不忘本姓。而且還為她取了詩意的名字──盛夏香,盛夏飄香,讓人聯想到滿塘盛開的荷花。 Continue reading “動盪年代的微小心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