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愚的珍藏

尹愚和黎少明原是業界知名的骨董物件經紀商,經手過質量皆可觀的老銀飾、點翠、古玉和明清白玉。他們也是創作者,多年來努力用自創的各種編結,將喜歡的老物件轉換成可以再被佩戴或使用的飾物。他們的編結,不論用色或形式,都是自創,沒有太厚重的傳統中國味,讓這些本身風味已夠濃的老物件被巧妙平衡。

兩人曾有一本作品集,是多年前花了兩年的時間,把珍藏許久的老物件拿出來,完成近百件的作品,和大家同賞,名為「古玉新飾」,其中作品目前都是不賣的。

 

她還有數件珍藏品,連為它們編結都捨不得,只想維持原貌。能夠留住它們,其中有一番曲折。

30年前她踏入此行,因為貨源充沛,她都是以批發的心態,加一點利潤,就將它們快速賣出,然後再去補貨。有一位同業長輩好心勸她,這樣做不行,經手的是骨董玩物,不是生產線生產的東西,將來必定沒貨可賣,因為東西會愈來愈貴,物主會愈來愈惜售。她聽進去了,開始會為自己留東西。忍不住想和客人分享時,她會先言明,我可以拿出來欣賞,但是不賣,如果無法先答應不要求讓售,就不給看。所以其中多件,她從來不示人。忍不住還是給我看,因為我答應了只想挑選幾件和珠寶比較有關的珍藏品來報導,絕不逼她讓售。

她留給自己的東西,都是在豐富交易經驗中,直覺此生難再有第二件。而且真心喜歡它們,沒有絲毫交易價值的考量。

和田白玉花

她原來經手甚多,也不為意,有一陣子,市場上有不少明清的白玉花,也有不少現代的設計者用編結工藝或金工來為它們創造新樣貌和佩帶的功能,尹愚自己就編結許多銷售。有一天突然覺得要為自己留下一些,就將真的很愛的一一收起來,保有它們的原貌。這些白玉花,以其雕工和形制判斷,多數是明清,但是少數可以遠溯到宋代。

羊脂白玉小物

這兩件都是向一位北京的老太太買的,特別記得的原因,是因為老太太的氣質很好,不是尋常賣家,擺售的東西數量少但都很精緻。這兩件羊脂白玉小物(和田白玉中特指質色若羊脂般油潤且白者),造型極簡潔,原來必有用途,但是始終沒得到答案。玉質潤白,特別是那個小圈,尹愚試過將各種白玉擺在它旁邊,一擺就是會它被比下去,都沒有它潤白,是目前她經手過眼的羊脂白玉的第一名。

蜜蠟鳳凰(9.5 x 3.5 x 0.3cm

看到這對蜜蠟,忍不住驚嘆。因為沒看過是用這樣方式呈現的蜜蠟,而且成對。淺雕鳳凰,非常精巧的工,尹愚以她的經驗研判,應是清朝早期的宮廷作品。至於是什麼用途,未可知,可能是頭飾,也可能是王公貴族往來的結婚賀禮。蜜蠟的皮殼閃著金光,更添貴氣。

和田子玉套組

這是20多年前購藏的。成套的出土文物,來自一個坑口。有手鐲、煙圈(煙袋上連結裝飾物)、煙壺、扳指、懷表上鍊工具……等,料是標準的和田子玉(和田白玉中公認最好的質地且產量少),而且沁色美,保有未經盤玩的生坑質地,呈現的光澤是玻璃光。從形制和工法,斷代為清朝。尹愚料想能夠擁有這樣的東西,原物主財力必定雄厚;她打趣,自己財力普普,也能擁有它們,只能說是幸運。

非常珍愛,特別情商製作錦盒的高手為它們量身訂做「安身」的錦盒。

臥犬古玉 (6 x 3.2 x 1.5cm

這件沁色極美的臥犬古玉,以其造型,尹愚認為可以斷代為宋。因為形色皆精采,也因為是自己的生肖,所以打了很簡單的結,添一顆蜜蠟提色,天天帶在身邊把玩,是珍藏品中特別有私人情感的小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