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中有異,異中求同

認識Alex和Jeff起碼15年了,每次看到他們時,都是兩個人,所以習慣他們出雙入對。
近幾年他們總是穿著同型同款不同顏色的衣服;細看,兩個人戴的珠寶,經常也是同款同型不同色,或是絕對可以配成一套的。
由心而外,同中有異,異中求同,他們示範了一種美好的兩人關係。


TWINS AGAIN

by ALEX

都說時間無法搬運,那麼,快樂總可以吧!

第一次,聽見雙胞胎的說法,場景就在首爾東大門的姜虎東白丁。一腳踩進去,上自高麗老板夫妻檔,下至遼寧來的阿珠瑪們,全部笑出滿天星辰來迎接。

「小哥們,阿姨問你個問題,好不?」「好啊!請說。」「就是我們剛在打賭,你倆是親兄弟,還是雙胞胎啊?」

啊?我跟Jeff根本不像,好嗎?

過了不到一個月,在我們從巴黎回台北的航班Landing時,突然聽見幾位大嬸喳喳呼呼的喊著:「快看快看,雙胞胎哪!還是帥哥喔!」順著大嬸們指的方向,我們跟著往後看。「啊!不用回頭啊!就你們啊!」

從此,我們倆不再掙扎了,也在那天,我們決定去買個「雙胞胎」,以誌念這奇怪卻溫潤的「關係」。 突然,便想起林曉同珠寶裡的「隨玉而安,君子系列」, 將玉與玫瑰金結合得如同一支絕美協奏區的珠寶。

Jeff選擇了手環,我決定了戒指。那個有著蛋蜜色黃昏的午后,我們走出林曉同旗艦店,我說的第一句話便是「都說咱們是雙胞胎了,那麼,那手環也算我的唷!」

(黃尹青註:雙胞胎說法再添一例。最近,我的一群朋友看過Jeff和Alex一次, 私下問我的也是:「他們是雙胞胎嗎?」)


初旅

by JEFF

那是2012年的春日,我們又完成一本厚達180幾頁的Basel鐘錶專刊。不知道用何種路徑,讓疲憊的心得到一點救贖。

只記得在阿姆斯特丹轉機時,兩小時前剛認識的空服員Josh,給了我們一人一杯酒,並說:「乾了它!一會兒上機,好好睡到台北吧!」我們真的乾了它,可,醉意朦朧中,只看到數萬只腕錶,如漫天星斗在我們上空盤旋。

於是,專刊付梓那天,我們倆覺得很應該送給自己一份禮物。

跟Alex提了一下,孰料,竟不約而同選了BVLGARI的B.ZERO1戒指。不同的是,Alex選了較接近紫色的青金石藍大理石款,我則偏愛玫瑰金硬綠蛇紋款。這不是我們第一只B.ZERO1,卻是第一只「好色」的B.ZERO1。戴上它,斑斕春日一下戀上我們的指間,宛如預約一個全新的初旅。

明天,還會更忙嗎?或者是的,但,我們知道,蓄了嶄新的能量,步伐已更加輕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