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花燦爛的祝福

黃素香15歲認識他,19歲還在唸書就被求婚。媽媽不捨她小小年紀就嫁人,而且對方尚無經濟能力,所以強力阻撓。但是愛情的力量太強,她選擇勇往直前,早早嫁作人婦。

倉促從簡,婚戒就是一對純金戒指。

婚後,她的人生翻開了新頁。幸福中伴隨著各種考驗,她形容,上天給的禮物都包著荊棘。跟著另一半赴美讀書,在異鄉學著獨立過生活;自己還是雙十年華,一對子女就接續來報到,而且生養過程都不順利,身旁沒有親友幫忙,全憑自己摸索。

生活的考驗沒有澆熄她畫畫的慾望,也想幫忙家計,假日她帶著小孩到市集擺攤賣畫。

為了孩子的教育,後來舉家遷回台灣,其間本來有機會到紐約進修,為了孩子只好放棄。另一半奮鬥事業,她也在工作和家庭間兩頭奔波。她說,所有的遭遇都是為了磨練出她的能力。兩人從最初無立錐之地,逐漸有了一片天。她還拿了一個設計大獎!當年全球最大鑽石集團DE BEERS舉辦的國際鑽飾設計比賽的大獎,有史以來,台灣只有三位奪得,她是其一,還是唯一的女性。

人生走序,有人先苦後甘,有的是先甘後苦。她的人生,初始,面對的是粗礪惡水;無所畏懼地往前走後,漸漸發現兩岸不再陡峭、水勢不再湍急。最初的艱險,慢慢磨來,終得寬闊平坦、寧靜安適。

早婚的她,兒女皆已成家,而她依然貌美如花。日常生活就是山居蒔花種菜,餵養自家貓咪和流浪貓。讀書、香道、烘咖啡豆、以花入菜、招待朋友,設計珠寶,盡是情趣。

為人母後,她完全理解媽媽當年阻撓她成婚的那份心意,但是她不願兒女再有她當時的為難,所以兒女認定的人生伴侶,不論現實條件如何,她都全心支持,給予祝福,而不是擔憂。

當年,她的婚戒從簡,談不上特殊設計。現在她有能力和時間,決定以畢生積累的實力,為女兒設計獨一無二的婚戒。

從精挑寶石開始,女兒選中的是一顆粉紅尖晶石,女婿是一顆藍紫色的尖晶石,取「情比金堅」的同音意涵。女兒嬌俏如花,在她心目中是宇宙間最美麗可愛的一朵花,而且是她費心餵養,一點一滴慢慢成形。

她以媽媽捧著女兒的臉細細端詳的幸福,設計這款戒指。從構思、繪圖、雕蠟……,一點一滴形塑一只如花盛開的戒指。

她擅長的是一物多用的珠寶,想給女兒的祝福又好多,所以設計給女兒的婚戒,結構也不簡單,可以分解成兩只戒指。粉色晶尖石被小鑽圍繞,自成一戒;迎風招展的鑽石葉片又是一戒;另設計一只波浪線條的鑽石圈戒護衛著主戒。佩戴方式豐富多變。

設計給女婿的,樣式簡潔但饒富深意。女婿正在創業,需要往前衝刺的勇氣,也需要四方貴人的襄助,所以她用四個彎角線條牢鑲,戒圈往上延伸從左右護衛著,意喻「四方福助」。

最重要的是,戒指裡灌注了她全心的愛,祝福兩人此後美好順遂。

圖片提供:黃素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