撞珠寶

兩人戴同款珠寶CACUTUS DE CARTIER,雖然寶石不同。

從來不怕和人撞包、撞衫,覺得同樣的東西,不同的人用來,都會因人而有不一樣的魅力。所以更不怕撞珠寶,一樣的珠寶,不同的人戴來,一定不一樣。珠寶和人本是相互映照,珠寶因人而增生的光采,永遠不會相同的。

何況,撞珠寶有無法預期的樂趣。迎面而來的陌生人,戴著和你一樣的珠寶,這樣的交集,洩漏著你們必定有些部分是相合的,值得交換一個會心的微笑!

一個工作上認識的朋友,只是淡淡來往,因為覺得不是同一個思考理路的人。有一次看到她手上戴了一只Buccellati戒指,有些驚訝,那可是我的愛牌愛款,而依她平日的穿著,應該不會喜歡這樣的戒指。追問後才知道,那是她的結婚周年紀念戒指。這個品牌從來沒被引進台灣,因為不是當時市場的主流風格,喜歡的人有限。她透露,超級喜歡這個品牌的戒指,礙於是工作上的競牌,所以一直沒下決心購藏。老公知道了,特別買來送她做為結婚周年禮物。

從這只戒指,我想,或許我們有機會成為真正的朋友,此後,我對她把心打開了。

喜歡「英雄所見略同」這種感覺,所以購藏珠寶特別喜歡呼朋引伴,才會有「民生之花」的故事。民生之花是指GEORG JENSEN一款編號113的胸針,形似三色蓳,明朗交疊的花瓣上,有著細細小小的榔頭敲痕,樸素細膩。

因為喜歡它,有一陣子經常戴,逢人讚它漂亮,自己誇得更用力,後來演變成幾位每天相處的同事都有這朵胸針。當時,我們都是「民生報」的員工,這款胸針因此被品牌的銷售人員暱稱為「民生之花」。後來,在我發表第二本關於GEORG JENSEN書的時候,幾位同事都戴著民生之花前來共襄盛舉,還拍了一張大合照。

不只是這朵花,身邊的朋友,好些人都喜歡薇薇安‧朵蘭的手鐲表;有幾位共同愛著龔遵慈的珊瑚樹;還有人不約而同都有CARTIER的三環戒……。這種連結,有趣美好。

龔遵慈的珊瑚小樹,雖各有差異,也算是同家族的作品, 很多人的共同喜愛。

世間的巧合很多,有時候是因為擁有同款珠寶才知道,喔,我們真是心有靈犀。

我和我妹及堂妹,從小玩在一起。成長的歲月偶爾相聚,結婚後,各自面對生活挑戰,妹妹遠嫁海外,堂妹有一段時間也旅居歐洲,三人相聚不易。直到各自的兒女長大離家,有空再聚,一次閒聊發現,堂妹和妹妹當年各自在旅居地的跳蚤市場買到一件胸針,同樣品牌、同樣一款,只是一為銀色、一為金色。不禁讚嘆, 果然是同根生的姐妹,相隔那樣的時空,居然都巧遇且選擇一樣的珠寶。

對待有些珠寶,不僅不在乎撞不撞的問題,和特定的群組還要相約同戴一款,因為珠寶有時候擔綱的角色是「關係的信物」。最普遍的例子就是婚戒,攜手共度一生的兩人,經常選用一模一樣或有高同質性的對戒,來對外宣揚關係。

結婚對戒同款不同材質, TASAKI的PIANO系列

現在身邊最多的,就是女性好友的各種小團體。好朋友一起選定某款珠寶,一人一件,這是閨蜜珠寶。

TRINITY DE CARTIER絲繩系列, 閨蜜可以人手一條。

也有結幫成黨的,見面必戴一件同款或同材質的珠寶,這是秘密信物。認識的兩個小團體,秘密信物選的都是珍珠,不同的是,一為項鍊、一為手鍊,其中還有一個直接自稱珍珠幫。不滿意市場現品,也有幾人一起設計訂製,用全世界只此數件的珠寶,表達這個小團體的獨特和排外。

三位從小到大的好朋友一起訂製的同款戒指。故事可點選上圖連結

特別珍視的關係,最好有物為證,珠寶正是很好的信物。而一段關係用珠寶來做為信物,感覺用心用情格外濃烈。

戴同樣一件珠寶,如果是陌生人,叫撞珠寶;如果是一群關係緊密的人,叫有志一同。同樣一件事,兩種看法,說來有趣。所以真的不在乎撞珠寶,因為會撞在一起,總是有些理由的,起碼是同在一條路上的才有機會相撞。何況一撞,還有可能激起一些火花,不在預期中,格外驚喜……。

(原文刊載於BAZAAR)

圖片提供:CARTIER、TASAKI、龔遵慈、黃尹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