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夏,我住雷院子

珠寶是亮點,生活中經常也有亮點,這是我生活中的珠寶……

近幾年的初夏,我都會在台灣找一個住宿點,住上5、6天,以它為中心點,每天選不同路線,做放射狀的旅行。原來都會選曾經住過且喜歡的(畢竟一住5、6天),但是今年我決定冒險,因為相信一位好朋友的品味,所以選了一家我從來沒住過的民宿,宜蘭三星的雷院子。

抵達那天,裡外看了一圈,心裡喊出「yes!」它的外觀素簡有型,結構有趣;屋內挑高寬闊,迎進大片大片的天光,布置得又舒適雅致。是一幢豪宅呀!

住的豪華,吃的也很豪華。第一天的早餐,是在長寬皆近30公分的九宮格竹器中,擺放著九碟菜,用來佐稀飯。每道菜都極有滋味、都有來處。食材通通都是巧手的男主人種的、養的;所有菜餚都是善烹調的女主人做的,包括剝皮辣椒和鹹鴨蛋。少數是女主人的朋友、鄰居或姐妹做的。

名為配菜,實際的份量是主菜。為了不辜負好意,我非常努力地吃完,飽撐到出門去玩,直到晚餐時間都不餓。

住了6天5夜,吃了3次九宮格,只有幾道重複的,比如說,水煮蛋。另外兩餐吃西式料理,女主人自己做的麵包、饅頭、三明治,佐超大份量的生菜沙拉和優格。

除了附早餐,它不供餐。但是每天晚上玩回來後,女主人就端出了大份量的水果和點心。吃完它們,晚餐其實也吃不下了。

每天10點以後,她還會抬出這樣兩箱各式各樣的泡麵,隨便你吃。我睡得早,也沒有吃宵夜的習慣,但是看到如此陣仗的泡麵,還是有點心動。

一字排開的大玻璃罐中,是不同口味的餅乾,隨便你吃;流理台上是隨你喝的茶和咖啡,而且都是水準之上的。

所以,六天下來,回家一稱,最明顯的收穫,就是重了近兩公斤。

為什麼會取名雷院子,因為這是雷家人的院子。男主人是雷先生、女主人是雷太太,兩人嚴守男主外,女主內。房子以外的所有養雞、養鴨、種菜,統統歸男主人;房子以內的所有事情,統統屬女主人管。

雷先生本業是醫師,喜歡手做,閒暇種菜多年,種出心得。他的核心理念是減少家用垃圾量,廚餘拿來養雞鴨、做堆肥種菜。屋外的池塘不是水泥沏的,而是泥土底,所以池水永遠是混濁的,其中養魚、養鴨,底泥肥沃,每隔一段時日就得清理,但是用來為菜園加肥,正好。

雷太太管轄的屋內,用材、規畫和裝飾,都是水準之上的精緻,不是尋常住家的規格。特別是廚房和飯廳,直逼專業水準,可以直接開PARTY。屋內的裝飾,處處有巧思。

尤其掛畫,一看就知不是泛泛。細賞,才知是前國美館館長李戊崑的畫作。他是雷太太的好朋友,自己不定期就來換畫,整幢房子可比藝廊。

走出雷院子,是宜蘭有名的有機村──行健村,可以看到生機盎然的稻米、三星蔥和各種作物。

安農溪近在眼前,沿岸綠地是修剪得極整齊的草坪,還有長長的自行車道。騎著車御風而行,真的是人間一大享受。

所以我們每天早上騎著雷院子精挑的腳踏騎上一小時,迎接一天的開始。腳踏車也是豪華及專業級的,輕巧且有很多段變速。

雷家把精緻生活和農作這兩件事融合得很好。他們雖稱自己是宜蘭新住民,其實已在宜蘭久居20多年。他們懂得宜蘭的好,也懂得享受生活,這對於一向在華麗精緻領域工作及簡樸生活遊走的我,真的是完全被打中了。

我已經在計畫,下一趟再去雷院子的旅遊了。

圖/黃尹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