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和鑽石太普通,他要送的是……

彩斑菊石。故事主人提供
彩斑菊石。故事主人提供

當年,她一人遠赴異鄉,只為嫁給他。兩人辛苦工作半生,建立起一個溫暖的家。雙雙退休,開始遊山玩水。

感念她的付出,他想把最好的都送給她,而且要奇。黃金和鑽石太普通;到處旅行時,偶遇的特色珠寶才有趣,而且一定要最美的。

猛瑪象牙手鍊。 故事主人提供
猛瑪象牙手鍊。 故事主人提供

到北極看極光,在阿拉斯加大學的博物館,看到館內陳列的長毛猛瑪象牙(Woolly Mammoth Ivory)的手鍊。這種約於一萬年前已滅絕的長毛象,因為環境的關係,被保留下來,象牙的部分並未石化,而是保留了萬年前的物質形態,它不是象牙化石,它就是保留了萬年的象牙。

猛瑪象牙和一般象牙的差別,猛瑪象牙上的紋路是呈90度的交角, 一般象牙則是大於115度。

這條手鍊,穿串的不是圓珠,而是有未來感的特殊形狀,它們互如卡榫,交錯著,巧妙運用了猛瑪象牙的多種顏色。猛瑪象牙因為被封存,有了奶白色、淡棕色或其他顏色的皮層。

購藏這款手鍊,除了它又奇又美,另一個重要的原因是,它是阿拉斯加大學的學生手做的作品,原是博物館的收藏品,為了慈善理由,才願意割愛的。

坐遊輪到加拿大時,他送給她的是彩斑菊石(Ammolite,也有一稱斑彩石)鑲成的鍊墜。這是7000-7500萬年前存在且於6500萬年前滅絕的生物—菊石(Ammonite)的化石,發現地在加拿大。

彩斑菊石的美,如同其名,有斑斕五彩。成因是菊石化石長期在土中接觸到各種礦物和微量元素,一層一層形成表層物質,光線照射,因為層距,產生繞射。她擁有的這款鍊墜,彩斑的顏色艷麗,如水彩泛開,旁邊綴飾點點鑽石,彷彿框住一片極光,保留在其中。

它們的價值和珍貴,她沒有深究;因為最珍貴的她已擁有,就是他的心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