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

記一個雲漸散、風轉輕的早晨

我就是覺得颱風不會來。果然,本來氣象預報可能是風最大、雨最急的時候,結果只是飄著細細的雨,活動如期舉行,邀請的朋友也到齊了。

 

最能傳世和傳情的珠寶

我原來堅信……
胸針是唯一可以在全身遊走的珠寶,佩戴在那裡都不勉強,而且有強大的聚焦能力,它是自在遊走的亮點。不像戒指、項鍊和手環,已經先被設定佩戴位置。

撞珠寶

從來不怕和人撞包、撞衫,覺得同樣的東西,不同的人用來,都會因人而有不一樣的魅力。所以更不怕撞珠寶,一樣的珠寶,不同的人戴來,一定不一樣。珠寶和人本是相互映照,珠寶因人而增生的光采,永遠不會相同的。

鑽石的祝福和提醒

有一位爸爸正在這樣做。每年女兒過生日時,他就買下一顆30分的裸鑽,不鑲,集中收放在一個盒子。他的計畫是,等女兒20歲的生日時,送給她做為成年的禮物,由她決定怎麼運用它們。這是他對她的祝福,將持續20年,就像對她的呵護,直到她長大。

初夏,我住雷院子

近幾年的初夏,我都會在台灣找一個住宿點,住上5、6天,以它為中心點,每天選不同路線,做放射狀的旅行。原來都會選曾經住過且喜歡的(畢竟一住5、6天),但是今年我決定冒險,因為相信一位好朋友的品味,所以選了一家我從來沒住過的民宿,宜蘭三星的雷院子。

華麗登場,幸福結束——記一場午後的聚會

我終於辦了一場和粉絲的見面活動了!這對於害羞的我,是一個很大的突破。
這個活動,辦得偶然。年初聽到BVLGARI宣布推出和當代最知名的女性建築師Zaha Hadid合作的B.zero1新款,非常驚喜。

消失的紅寶冠飾,正在北京故宮

冠飾(Tiara)是珠寶中的王,睥睨一切;紅寶石是寶石之后,艷冠群芳。以紅寶石為主的冠飾,是王和后的結合,氣場強大,格外珍稀。
今年四月,有一個專門討論冠飾的網站發文,向讀者提問:這頂紅寶石冠飾今何在?

春天,來到歷史發生的起點

這是一個品牌的新址,但是藏有一個老故事。
1817年,名為Francesco Caramora的金工師傅,遷到Valenza定居,為這個小農村帶來前所未見的金工技藝。後來,開枝散葉,Valenza發展成義大利珠寶工藝重鎮,和Vicenza及Arezzo齊名。

有一種珠寶,雲淡風輕說「講究」

有的珠寶戴起來,會讓人想問,有事嗎?因為不是有夠大的事,何至於戴起如此隆重的珠寶。榮登「有事嗎?」第一名的珠寶類型,就是造型碩大的項鍊。它們的富貴濃度高又搶眼,通常都是展售會的主角,也是媒體報導的焦點,但是不容易貼合尋常人的生活。

BVLGARI的半百小蛇

借用朋友的一段話:「喜歡骨董珠寶,因為它們會讓你覺得自己永遠是比較年輕的。」除了這個有趣的說法,我特別喜歡骨董珠寶的原因是,覺得它們有豐富的「滋味」,多了時間的厚度,也多了和人交互激盪的溫度,這些不是全新的珠寶可以比的。

一棵珊瑚樹

珊瑚樹這個主題,首見於龔遵慈2000年的作品展,當時那棵姿態昂揚的小樹,取價值最高的阿卡紅(日文音譯,意為牛血紅)的紅珊瑚枝,鑲上葉形雕花祖母綠,成為那年最吸睛的作品。

HyperFocal: 0歲月襯景、天地為幕

張愛玲的「傾城之戀」,故事說的是一個城市的變局,成全了一對戀人。蒼茫亂世為襯幕,一段愛情似乎變得偉大許多。

 

special031一顆藍寶石的前世今生

非常喜歡讀關於寶石的故事,而且喜歡像讀偵探小說,從蛛絲馬跡追讀相關的資料,一個連一個,直到連出了比較完整的情節。
許多寶石都是一齣連續劇,物主一手接一手,就是一個又一個篇章,連成一個綿續不斷的故事。

special02-12在料想不到的地方,開了一朵花

超級熱愛胸針,所以對於胸針一直被認為不容易駕馭、有些老氣、是專屬資深女子的這件事,實在不平。像傳道似地為胸針發聲多年,有一天,偶然發現,一個未曾注意的角落裡,有一件事正在悄悄發展……。

VCA的ZIP系列, 很少曝光, 因為買家常常只見設計圖就買了。VCA/提供玩過才算懂得的珠寶

「我從來沒摸過呀!」我這樣說。聽到的人都不可置信:「怎麼可能?」

真的!不知為什麼一直錯過,我從來沒親手玩過梵克雅寶(Van Cleef & Arpels)的ZIP。